来自 资讯 2016-12-31 03:24 的文章

当看到夜轻染脸色顿时难看

凤侧妃看到太子殿下携同太子妃而来本来一喜,当看到夜轻染脸色顿时难看。
    昨日在皇宫中染小王爷和景世子齐齐出手保云浅月之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别说整个帝京城百姓无不知晓,就是这天圣上下如今怕是也传遍了。今日夜轻染来做什么?若是有他在的话,她还能惩治了云浅月?不由心里开始想主意。
    老王爷看到夜轻染忽然一乐,“今日咱们府中刮了哪股邪风?真是热闹了!”
    “父王,我看今日之事还是算了。毕竟是家事。”王爷又向老王爷建议。
    “算什么算?都来了正好,都做证人!你以为就算不来,这王府这么大能藏住事儿?”老王爷扫了凤侧妃一眼,哼了一声。
    王爷顿时住了口。
    凤侧妃眼珠子转了几圈忽然停住不动,难看的脸色也有了笑意。
    云浅月一直盯着凤侧妃举动,此时见她模样显然又是有了对付她的坏主意,她冷冷一笑,有什么招她最好都使出来,而且最好将她赶出云王府,否则的话,从今日起,她就让她倒台,以后这个王府再不会有她立足的地方。
    一时间屋内几人再次无声,谁也没出外迎接人。
    立在院中的众人一见到太子殿下和太子侧妃进来立即恭恭敬敬请礼,还没等太子挥手让人起来,就看到夜轻染踱步走了进来,人人脸色大变,瞬间比见到太子殿下还要恭敬了几分,连忙给染小王爷见礼,似乎生怕慢一步被他不满给打杀了。
    夜天倾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回头冷冷瞥了夜轻染一眼,抬步向屋门口走来。
    夜轻染无视夜天倾的冷意,嘴角挂着欠扁的笑意,显然心情很好,依然如昨日一般行止张扬,大踏步走来,衣袂生风,人还未到,他轻扬的声音就已经传进了屋内,“云爷爷,七年没见您,我可是想您的紧,不知道你老人家可有想我?”
    “你个小魔王,一出去就是七年,回来也没长进,还是一样德行!”云老王爷的声音从屋内传出,虽然是骂语。但显然心情愉悦。
    “哈哈,就知道您老想我了。”夜轻染大笑。
    “想你有鬼!我见你就头疼!”云老王爷道。
    “云爷爷,您想我就说想我,哪里需要不好意思?我就敢说我想您了,我可是刚刚回来就巴不得来看您呢!”夜轻染很厚脸皮地回了一句。
    李芸嘴角抽搐。

  • 上一篇:惊的是他假装昏迷
  • 下一篇:难道真让我说对了?国库此时真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