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资讯 2016-12-31 10:33 的文章

难道真让我说对了?国库此时真空虚?

“难道真让我说对了?国库此时真空虚?”云浅月问。
    “嗯!”容景点头,似乎叹息了一声。
    “靠!若是让那老皇帝知道的话,他吞没这些佛像是肯定的了。国库也不是我家的,要是我家的我也许手下留情,既然是老皇帝的,将来传给夜天倾那个讨厌鬼,我怎么也不能让这些金像落在老皇帝和夜天倾手里。”云浅月道。
    “那你可有办法能阻止钱焰破解?我对机关暗道不是很精,怕是阻止不了。”容景看向云浅月,见她蹙眉,似在思考,问道。
    “先不用管他,这个密室如此精密,他怕是一时半会也破解不开。我们先继续给你疗伤。”云浅月道。
    容景摇摇头,“就到这吧!你内力如此耗费,看似涓如泉涌,我怕也经不住如此消耗。我如今已经被你治疗了一半,剩下的我自己慢慢来。总归这回是死不了了。也算是托了你的因祸得福。”
    “我觉得我还可以为之。不用说了,继续!”云浅月摇头。再不理会外面响动和偶尔传来说话的声音,继续为容景疗伤。这是基于她一直做事的原则,只要拿定主意做一件事情,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容景见她坚持,也就不再说话。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几日相处,他还是了解她几分秉性的。有些人汲汲赢取一生追求,学富五车,怕是也不及她的该坚韧时候坚韧,该洒脱时候洒脱。
    时间缓缓流逝。
    大约又半日后,容景伤势已经恢复十分之八,云浅月嘴角终于露出满意的笑意。
    容景却没有笑意,则深深地凝视云浅月,眸光一眨不眨。
    “还差最后一点儿,我们就大功告成了!果然是有志者事竟成。”云浅月难以掩饰语气中的兴奋,她此时极其疲惫,感觉丹田内的真气也呈现弱势。不再有真气涌出,可以想象消耗的几乎无几,就如一座大山,被她半空了一般。但她不后悔,相反还有突破了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让她实现的了满足。
    “嗯,可以罢手了!”容景道。
    “再等片刻,剩余这么点儿不除掉不是我的本色。”云浅月摇摇头,继续施为。
    “真的可以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容景推开她。
    “别动!让你别动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
    孩子?容景忍不住想笑。

  • 上一篇:当看到夜轻染脸色顿时难看
  • 下一篇:三轮车闯红灯被撞飞旋转360度 司机立即爬起